2008年6月22日 星期日

那個夏天,如花綻放的回憶 -- 第十八天 Part 1: 銀座久兵衛

2005/7/25 月曜日

倒數第二天。

該開始打理行囊了,決定將一些物品郵寄回台灣,以免行李箱爆炸超重。查好福千附近的郵便局,剛開門就去,買了中型的紙箱,將東西塞好,然後開始雞同鴨講的溝通過程。花了很多時間溝通才確定一定得要填寫寄件人地址,再花了很多時間讓職員查福千的地址結果找不到,只好抱著箱子趕回福千。當時整箱重量約五公斤。

填好地址,還趁機查了一下料金,確認了之前磅重時看到的四千兩百円(有被嚇到)是比較貴的SAL便。為了稍微省錢,把書本拿出來,改裝衣服,不過事後證明是沒有輕到變便宜的地步……倒是裝的東西多了一點點。

又前往郵便局,把箱子再次封好,確認了要寄船便,兩千五百円,然後我跟職員道歉(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了)職員也跟我道歉(不好意思讓你多跑一趟了,或許吧)的,離開了。剛離開就想裡面的一條網路線會不會造成什麼檢查上的問題?看起來會不會像是炸彈?真是多心……

匆匆忙忙的再趕回福千,請老闆幫我訂這一天的午餐位子。這間餐廳是鼎鼎有名的銀座久兵衛

事前印出了Y!グルメ上面的店家資料,老闆看著上面的每人預算,輕聲驚呼「三万円」(晚餐的價格)。最後訂到了中午剛開店的位子,十一點半。此時已經十點了吧。

快快出門。忘記搭什麼線了,不重要。近午時分,眼看時刻逐漸逼近,在銀座的巷子裡飛奔尋找著,滿身大汗。終於找到了雅緻的店面。門口低調的寫著銀座久兵衛。

P7252971 by RafaleM
銀座久兵衛,吃完出來才拍的
停步稍歇,走入店內,服務生上前詢問,確認了我有訂位,引領我到一樓吧台最左邊的座位坐下。菜單送上,看了一下,決定狠下心,點中午最貴的おまかせ。看看四周,似乎有一位父親帶著年輕的兒子品嚐著,真是幸福啊。

以下文字是當晚所寫下的。現在回頭看,真是文溢乎情、還偷偷帶著私淑的網路食家文字影子。傷大家的眼不好意思了。



然後的半個多小時,是味覺的一連串驚嘆號。

沒有真正嚐過,你不會知道那是怎樣的感覺。人家說好的壽司一入口不需要太用力米飯就會在口中散開,跟上面的魚料融合成為一體。

沒有品嚐過,你不會知道真的可以。

小巧的壽司一入口,舌尖稍微施力,米飯立刻散開來,稍加咀嚼,就在口中與上面的材料融合。

就不用提材料的品質了。大トロ毫無腥味,入口即化的甘甜;煮鮑魚不但一點也不過老,柔軟的質地裡隱藏著鮮美的汁液;至於海膽,天啊我在北海道吃了許多海膽(註),都不曾吃過這麼美味的海膽,人家說久兵衛的海膽如同軟凍,真的,都是真的!如同蛋糕的玉子燒,還有許多其他的食材……

至於山葵,這裡的山葵絕對不同於你所想像的,那種又嗆又辣的山葵。和著壽司入口,山葵輕柔的散發出香味,一點都不嗆不辣,恰如其分的扮演著輔佐味覺的角色。

每個壽司,壽司職人都幫你調味好,或是輕柔的刷上一點醬油,或是輕巧的灑上一點鹽花,可能順便加上一點柚子皮,或是擠上一點檸檬汁。調味絕不過度,你嚐到的是魚料與米飯最完美的重唱,而職人所施的調味,如同高超的合聲,又如同超卓的伴奏,決不喧賓奪主。

一個接著一個的驚嘆號,我閉上眼睛享受,心中的激動難以形容。這已經超越了所謂食物,真正達到了藝術的境界。何等觸人心弦,動人心魄的美味。而我何其有幸,能夠享受這剎那間的永恆。

藝術的代價實在高昂,但我欣然遞出我的信用卡。這次的經驗,會深藏在我的記憶中,成為一個不朽的里程碑。

註:如今看來,這樣的話真是託大了……



到底多高昂呢?這一餐含稅價8400円,直接打破我到當時為止的飲食消費紀錄。不過就在一年許後,這個紀錄又被てんぷらみかわ以接近百分之五十的領先輕易打破。這是題外話。

雖說事後看來文字看來實在有點噁心,又加上久兵衛在一些行家心中似乎是間過於觀光化的店家,不過他仍然可以算是個擁有一定高度的標竿,我想。而在久兵衛之後,由於荷包深度以及語言隔閡,很遺憾的我也仍然沒有機會品嚐到能夠超越這個標竿的店家。

品嚐完的當下,心情真是十分激動,還找了電話打回台灣跟喜好美食的朋友說。其實在品嚐過程中,我就嘗試以破爛的日文向為我服務的板前稱讚與道謝。離去前取了小冊,後來翻閱,覺得小冊上的二代目不就是那天幫我捏壽司的板前嗎?

P7252974 by RafaleM
一樣是吃完以後帶著敬意拍的,哈

結束了久兵衛的體驗,肚子飽脹,卻還想嘗些什麼別的。就在銀座散散步消食吧。

(待續)

10 則留言:

tzuyaya 提到...

您寫得 好好吃的樣子啊
在夜深人靜肚子餓得發昏的時候看到...
我只好拍鍵盤叫餓了...

RafaleM 提到...

呃,對喔,發表時間是半夜……真是不好意思 (汗)

RafaleM 提到...

哈,也沒有到每次啦。不過那一陣子很愛提是真的 :P

RafaleM 提到...

的確不便宜 ._.

但老實說,要在台灣吃到同樣水準的壽司,應該只會更貴吧……
所以還是很划算的!(?)

Gameboy 提到...

這家店在2004年夏天曾去造訪,因為沒有預約,把我們送到樓上去了,
壽司跟天麩羅一樣,還是要坐在吧台前才吃得到那醍醐味啊!
(算是小小的遺憾)

Dave 提到...

喔喔~原來這間就是傳說已久的久兵衛ㄚ
每次我們見面你都會提到的店...瞻仰瞻仰

rainstar0612 提到...

好貴好貴啊,哈。

被你這樣一說,突然好想吃日本料理...>"< (剛剛才吃過晚餐啊?!)

RafaleM 提到...

啊,您果然也去過。想聽聽您的感想哪。

題外話,當時我因為看到私淑的食家說過「壽司要在板前出手後幾秒內吃掉才最好」,所以一張照片都沒拍呢……

Gameboy 提到...

其實這家店是有相當功力的,雖然沒能坐在counter前欣賞師傅的身手,
整體的外觀和美味都無可挑剔,只是...少了那種被美味"擊中"的感動。
(也可能是去訪之前的期望太高,或者捏製的師傅不同造成決定性差別)
不過去了日本多次之後發現,還是去熟識的店家最好,成為常客後確實
會有多一點被"擊中"的機會。(尤其是壽司店)
像是旭川有一家店我們每次去日本幾乎都會專程去吃(從札幌坐130公里
電車去吃頓飯,吃完再馬上趕電車回札幌,完全為了吃),大約去過七、
八次了吧,我們夫妻倆和店家已經熟到踏進店門時,負責招呼的女侍或
是老爹都會對著廚房吆喝,叫那位主廚大哥趕快出來和台灣來的朋友打
招呼。或許是熟了,或許是師傅摸清了我們的喜好,就覺得不管是鮪魚
肚、海膽還是牡丹蝦,吃起來那美味一拳拳擊中靶心,就像在前川那種
幸福的感覺,真是美好啊!

RafaleM 提到...

好羨慕啊……在日本也有相熟的店家,真的很厲害呢。
以此為目標好了,不過得先找到這樣一間店,笑。

非常感謝您的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