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7日 星期五

那個夏天,如花綻放的回憶 -- 第十八天 Part 2: 銀座的午後

打完電話,旁邊是銀座博品館。去年(2004)夏天跟同學來東京時好像曾經路過。如今回想起來,這個路口便是去年(2007)的東京之旅頭兩晚回旅館的必經之路,而最後一晚宵夜所在的橋下蕎麥店,當時是否就已經站立在那裡了呢?相隔兩年多的不同時間交疊在相同的空間,令人一時間昏眩起來。

將時間拉回2005年。走進博品館內,就是很多的各式各樣的玩具,上上下下晃了一圈,沒啥特別記憶了。喔好像有種彈珠軌道玩具,挺有趣的。

慢慢地在銀座街上晃著,午後的太陽被中央通り兩旁的建築遮住了,很清爽的天氣。感受著銀座街頭帶著貴氣卻又不流於俗氣的氣氛……

一切都是為了想吃甜點。

目標是虎屋菓寮銀座店,離散步起始地點博品館其實不遠。剛開始路過時一樓排滿貴婦樣的人客,反正還很飽不急著湊熱鬧。一路晃來晃去不知不覺也午後兩點多了,再次經過,排隊人潮看來已經進入合理範圍,走了進去。

應當是看了 yoyo 的書才想到來虎屋菓寮吃甜點,想吃葛切,順便與前幾天吃過的京都鍵善良房比較一番。服務生帶著上了二樓,坐下。先送來一杯冰茶。杯子很漂亮。

P7252975 by RafaleM
漂亮的茶杯,虎屋菓寮
點了葛切,服務生應諾而去。未久,葛切便送上桌來。

P7252978 by RafaleM
葛切,虎屋菓寮

老實說,三年後的今天,實在無法記清楚鍵善良房與虎屋菓寮的味道差異。可以確定的是糖水的味道有相當不同,應該是因為使用了不同的糖吧?其中一家,似乎是虎屋菓寮的糖水,帶著點海藻氣味;而另一家的則是帶著黑糖蜜的香味。葛切本身從照片上看來長相似乎也不太相同。

呼嚕嚕地吃完。稍坐片刻,又出門閒晃去了。因為還想吃個銀座天国的炸蝦飯啊……當時的食量怎麼可以這麼大呢?雖然當時也想不到三年後食量可以(成功地)變得這麼少吧。人生難預料。

呃,拉回來拉回來。拿出相機,閒晃同時拍拍街景。

P7252981 by RafaleM
銀座,午後的天空

P7252985 by RafaleM
當時還很新的 Mercedes CLS

P7252995 by RafaleM
銀座地標之一,和光的鐘塔

這回沒閒晃多久,就走進了銀座天国

這是間創業於1885年的老店,主要販賣的是天婦羅與天丼。與許多有名餐廳一樣,中午價格平易近人。今天也是為了除週末假日以外11:30~17:00供應的お昼天丼而來。當時お昼天丼的價格還是1000円,不過剛剛上網站看,已經漲價成為1100円了。

其實早在2003年一月第一次來到東京(日本)時,就來過這家店。當時是在晚上。之前的行程走過了京都與可愛的小鎮古川町,對東京的印象並不良好。然而這一切就在銀座天国的一餐之後那一晚改變了。

當時與高中同學兩人一副自助旅行者的樣子走入晚上外面還貼著本日客人包括外務省的這間高級餐廳。一位年約五十歲會認常客的穩重先生來跟我們談天。問我們好吃嗎?沒想到他還會說英文。而且之後還繼續又來與我們說話。聊起銀座天国的歷史,感覺得到他對這間餐廳的自豪;又問起我們這趟旅行去過的地方;問到我們來自台灣,說有個人是他的好朋友、常來此吃飯、寫下「王貞治」三個字。如今想想,或許那位先生是店主也說不定呢。

當時內心很感動。我們顯然沒有什麼消費能力,點最便宜的丼,可是他願意這樣來陪我們談天。走出店後,在新橋的高架橋下,頂著冬天的冷風,內心卻很溫暖,想著這就是所謂的老派的服務風範了啊。那不只是服務,有著濃濃的人情在裡面。也難怪天國之所以為百年老店了。

之後登上了白天去過的都廳,夜景真是美麗。往臨海副都心的方向看去,無數的紅色高樓防撞燈爭相閃爍著。或許從那時開始,我已經愛上東京了。

咦,怎麼扯這麼遠?總之這一天我又回到了銀座天国。時間已過午後三時,店內閑散,也不見上回那位先生的蹤跡。夜裡顯得昏黃的店內,此時被透過窗戶灑下的陽光點亮。點了お昼天丼。

P7253003 by RafaleM
お昼天丼,銀座天国本店

鮮甜的蝦,香氣馥郁的炸過之後淋上醬汁,總之就是好吃囉。到底當時我是怎麼能吃這麼多啊……(又亂離題真不好意思)

吃完以後又出來閒晃。這回往新橋方向走去了。當時的我不懂(雖然應該一定有翻過地圖才敢亂走),如今看照片才知道,應該是往汐留那邊走去。照片裡默默出現了一小片汐留的天際線,是汐留シティセンター高聳的身影。

P7253004 by RafaleM
喔還有日本的選舉廣告呢

P7253005 by RafaleM
同樣地點稍微抬頭,就看到汐留シティセンター的身影

P7253009 by RafaleM
一直莫名喜歡「新橋」這個地名

走進新橋駅。沒記錯的話,可能是選擇了搭山手線往南走繞過將近半圈,到了新宿。一來有將山手線南半圈補完的無聊意味,二來是打算以東京都廳展望台的風景,當作最後一晚的回憶。

(待續)

2 則留言:

Gameboy 提到...

我也記得那位中年的先生,看到他對店家的自豪讓我們這些食客
也是滿心歡喜啊!(真的是好吃又便宜說)
第一次去時是四個人,坐的是一樓的桌子席,第二次去時是六個人
(多帶了老媽和姊姊),被帶到二樓的榻榻米席,不過吃的都是特惠
午餐:一千日元的天丼,感覺真是賺到了!

RafaleM 提到...

原來您也遇到過這位先生。我後來一直後悔沒跟他要個名片之類的,呵。

名店的划算午餐真是令人歡喜!